<ins id="xx13p"><span id="xx13p"><cite id="xx13p"></cite></span></ins>
<menuitem id="xx13p"><video id="xx13p"><thead id="xx13p"></thead></video></menuitem><cite id="xx13p"></cite>
<ins id="xx13p"></ins>
<ins id="xx13p"><span id="xx13p"><cite id="xx13p"></cite></span></ins>
<ins id="xx13p"></ins>
<var id="xx13p"></var>
<cite id="xx13p"><span id="xx13p"><menuitem id="xx13p"></menuitem></span></cite>
<cite id="xx13p"><span id="xx13p"><menuitem id="xx13p"></menuitem></span></cite>
<cite id="xx13p"><span id="xx13p"></span></cite>
<var id="xx13p"><video id="xx13p"><thead id="xx13p"></thead></video></var>
<menuitem id="xx13p"><video id="xx13p"><thead id="xx13p"></thead></video></menuitem>
<ins id="xx13p"></ins>
<var id="xx13p"></var>
<ins id="xx13p"></ins><cite id="xx13p"><video id="xx13p"></video></cite>
Hi,
訂閱
報紙
紙質報紙 電子報紙
手機訂閱 
英語
學習
雙語學習 熱點翻譯 英語視頻
實用口語 報紙聽力 歐美金曲
教育
信息
最新動態 活動預告
備課資源 語言文化
演講
比賽
精彩演講
活動動態
用報
專區
中學Teens
小學Kids
口語頻道 > 往屆選手風采 > 正文
我的“21世紀”——第五屆21世紀杯全國大學生英語演講比賽冠軍陳恒
來源:《為成功而演講》    作者:陳恒    日期: 2010-09-10
第五屆演講比賽冠軍陳恒

  陳恒:浙江紹興人,1980年生于新疆生產建設兵團,自幼往來與上海與新疆之間。在疆發蒙,隨母親學習英文,從父親閱讀中外文學。1998年返滬參加高考,上海外國語大學國際經濟法+英語專業畢業后在英國文化協會(British Council)在上海和北京的辦事處短期工作。2002年秋赴愛爾蘭都柏林大學學院(University College Dublin)英文系攻讀愛爾蘭文學與戲劇,獲頒文學碩士(M.A.)學位,現供職于愛爾蘭Asian Institute。2004年獲得英國雷丁大學(University of Reading)國際研究生獎學金(全額),現在雷丁大學英美文學研究院攻讀博士學位。1995年曾獲全國中學生英語演講比賽一等獎第四名,2000年獲得21世紀杯全國大學生英語演講比賽第一名和“最具潛力選手”稱號并和另一名選手代表中國赴倫敦參加國際英語聯合會主辦的國際演講比賽。


  錢鐘書先生喻回憶為ego-trip,即一段心靈的自我旅程。所以有時空倒流,玉輪光轉,恰如William Blake所詠唱的企圖在瞬間參透永恒的舉動。當然這一切的動因,都是內心在茫茫宇宙中尋找確定的契合點,以勾勒出一段明晰的線條,也算是自我認知的開始。我唯恐從自己散淡的生活中尋思出一條本不存在的線索,也無意在曾經駐足回味的驛站再多徘徊一個時辰,但無論如何,一個明確無誤的時刻不能輕易略過:4年前,中國廣州,第五屆21世紀杯大學生英文演講比賽。之前,我是生澀拘謹的大二學生;之后,我學會了面對人生種種而不退卻,在任何情形下都昂起自己高傲的頭顱。

童年

  我大約是“21世紀杯”歷屆選手中的一個異數。生在新疆生產建設兵團的一個小小的農場里,在那里接受了從小學到初中的基礎教育,后來才轉學到農場鄰近的一個小城。除了兒時在上海度過無憂無慮的兩年,絕大多數形成性經歷(formative experience)其實都是在新疆獲得的。說到新疆,我總會想起Edward Said筆下的東方(the Orient),因為每次回上海親戚家中,家人都會很為我的一切擔心,新疆在大多數人的心中,是連不毛之地都不如的,是的的確確的他者(the other)。可回想起來,我最重要的教育,就是在這粗獷的北方天空下無憂無慮的成長。小學時我熱愛天文地理。曾經航行世界的爺爺經常給我買地圖拼圖,并且親自考查我的地理知識。還在二年級之前,我就已經把世界地圖冊翻爛了,并且記住了一個個自認為美麗的地名:斯德哥爾摩、布宜諾斯艾利斯、雷克雅未克……為了看懂星圖,我開始一個人研究希臘神話。幸而小孩子的記憶力實在牢靠:我從來就沒有被希臘人長長的名字所嚇倒。十歲的時候,我已經能夠辨認北天可以看到的五十余個星座中的大多數了。新疆的夏夜短而清涼,我就等到月落后,在半夜爬起來去觀察星的移動。新疆的天空高而澄澈,在我家附近只有一望無際的田地,絲毫沒有大都市特有的光污染。父親強迫我練字的時候我死活弄不明白的那句“仰觀宇宙之大,俯察品類之盛”似乎在繁密的群星中找到了最佳注解。

  雖然當醫生的父親特別在母親懷我的時候把莫扎特的音樂拿來做胎教,在當時也算得上是開風氣之先,但我們家里絕對沒有培養天才的宏愿。母親是英文教師,和父親一樣,主張我要有快樂的童年。參加合唱隊,學小提琴,我都半途而廢,老師很生氣地向父母告狀,他們則總是很固執地認為我需要休息,需要有自己的時間。現在看來,我父母似乎有著更加古怪的計劃。我的第一本童話書,竟然是英漢對照的英國民間故事集。腦子里面塞滿了科爾切斯特王國公主的三頭井,攀爬豆莖的杰克之類的奇談怪論,對于那漢語對面的洋字也有了興趣,母親就在我半睡半醒間開始教我英語。小學就晃晃悠悠地學完了初中教材,初中就開始學習那套堪稱經典的New Concept English(《新概念英語》)。我覺得自己是幸運的,我一開始學的是國際音標,拼音語言的魅力,讓8歲的我著迷。我從來沒有覺得英語里面有困難的讀音,也與這個有關。一開始,母親就讓我熟悉了英文的拼寫法和發音之間若隱若現的關系,以至于現在讓我一個字母一個字母地背誦單詞簡直就是折磨——在我腦中,永遠是一個一個的音節,而不是單個的字母。后來才知道,印歐語言都是拼音語言,和表意文字構成的漢語相比,發音是非常重要的。印歐語言基本上都是“我手寫我口”,英文雖然在這方面例外多到了惡名昭著的地步,但仔細找規律,還是很容易弄通的。我的希臘神話也幫了忙:學習ocean這個單詞的時候,我想到了Okeanos(希臘神話中的一個海神);而Helios(阿波羅手下的日神)也在英文中構成了關乎太陽的很多單詞。母親不僅要求我對國際音標能夠達到得心應手的純熟程度,還時常告訴我句子中邏輯重音跟意群等細節的重要性,要我每天大聲朗讀英文。后來學的東西多了,還要求背誦課文。《新概念英語》里面浸透著英國紳士那種內斂的幽默,似乎就是在這個時候給我留下很深的印象。

  《新概念英語》是我最有感情的一套教材。第二冊的96篇課文成功地讓學生反復鞏固已經獲得的語法知識。母親那個時候已經開始讓我自學。手捧一本《牛津雙解》,我開始自娛自樂。我手頭還有外研社出的一本薄薄的小書,叫做《我是怎樣學外語的:25年學用16種外語經驗談》,作者卡莫•羅姆布(Kamo Lomb)是匈牙利的著名翻譯。這本書現在大約已經絕版,實在是遺憾得很:我以為這本書是談外語學習的出版物中最深入淺出,也是最有見地的一本,可能只有后來商務出的《識途篇》可與之媲美。這本書讓我眼界大開,同時也廓清了自己學習過程當中的重重迷霧,直到今天,我仍然在用這本書中介紹的方法學習外語,而且學習的語種也擴大到了德文和法文。

  羅姆布的觀點從今天應用語言學的觀點看來,是不新鮮的:學習外語應該對語言學理論和文化底蘊也感興趣,要與語言材料盡可能多做接觸以獲得(acquire)語言熟巧,從語言中學習語法而非相反等等。但在當時的大環境下,她所推薦的方法和中學外語教學的主流是格格不入的,所以才顯得格外有趣。我從此丟棄了外語工具論的異端邪說,開始將英文作為一種文化進行學習。不僅關注語言現象,也對英語國家的歷史、政治和社會大感興趣。我開始用短波收音機磕磕絆絆地收聽BBC World Service的廣播。由于詞匯量有限,聽懂的東西少得可憐。可是父母非常鼓勵我,總是說“灌耳音”對于學習外語是很有幫助的。果然我對語音的細微差別更加敏感了,聽力和口語都有一些提高。后來當我第一次出國的時候,有人還提到我的語音有一點像BBC的某個播音員,看來耳濡目染的學習效果是不容忽視的。

  我是一個很愛看雜書的人。似懂非懂地啃完了弗拉馬立翁的《大眾天文學》,我又開始讀《圣經故事》和《世界通史》的插圖版。有一次生病,母親離開家以前撂了一本英漢對照的簡寫本《簡•愛》給我。我很快就津津有味地讀完了中文部分,然后對自己喜歡的英文部分稍加留意。父親從上海給我買來各種童話和故事,還有一套當時頗為昂貴的《莎士比亞戲劇故事集•插圖版》。現在我還很尷尬地記得,當時最喜歡的是The Merry Wives of Windsor(《溫莎的風流娘兒們》)那種歡樂的氣氛。雜書看來是毫不相干的營生,但仔細回想起來,我倒覺得比正規教育還有有用有趣。當時有一套很全面的《百萬個為什么•文科學生版》,是面向高中學生的,可我在初一的時候就迷上了。里面的《外語》分冊介紹了千奇百怪的語言現象。比如介紹語言的“可聽性”時說,西班牙語像玉盤滾珠,德語像大炮,雖然不甚確切,倒也很有意思。我見識到了什么叫做“梵文天城體文字”,荷蘭語和佛萊芒語的區別是什么,同時也很驚喜地發現,拼音也可以做成方塊字,比方韓國語的“訓民正音”系統。我在學習外語的初期,就未出現對“非我族類”語文的大驚小怪,德語很多詞類有陰性陽性之分,甚至還有語法性和自然性的區別,在那時的我看來,就和新疆干旱的天氣一樣自然而然。

1   2   3   4   5   6   7   8   9  

相關文章
-->
 主辦
聯系我們   |    廣告業務   |    誠聘英才   |   演講比賽   |   關于我們   |   手機訪問
有意與本網站合作者,有關合作事宜請聯系我們。未經21英語網書面授權,請勿轉載或建立鏡像,否則即為侵權。
主辦單位:中國日報社 Copyright www.i21st.c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復制必究   京ICP備13028878號-12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33664號
標題
內容
關閉
內容
4410私人影院